作者自述:我在拍农民工时,在一帮老头当中,发现一位手臂上刺着一个忍字的帅小伙儿,引起我的好奇。几次攀谈中,了解到他姓张(名字隐去),河北鸡泽县人,今年26岁,家里祖辈都是瓦匠。他自称从小不爱读书,初二就辍学四处打工了。南边到过深圳,北边到过齐齐哈尔,当过保安、小工、电话员、歌厅服务生等。18岁随父亲等一帮亲友来到北京,干些土木工程的活儿,凭着勤奋好学,现在已经当了技术员,每月工资5000多元。他说,虽说苦点累点,但比干其他的还是挣得多点。他说他从小就想往北京,喜欢北京,不想回老家了,两年前已经交了个北京郊区的女朋友,是同行,搞工程管理的,今年国庆节就结婚。谈到今后的打算时,他告诉我:婚后准备自己支起个摊来,凭着自己的本事干出一番事业来。我怀着好奇之心,在酷暑中跟拍记录了这位有个性的农二代的工作生活片段。
1/141-7月4日早晨6点半,我第一次见到小张。小张说手臂上那字是10几岁时觉得好玩刺的,现在可后悔了,弄不掉,连兵都当不了。
2/142-作为技术员,小张在工程中主要负责石材的垒砌安装。他说,以前没干过这活儿,得摸索着边学边干
3/143-这块大石材要想严丝合缝,没点技术还真摆弄不好。
4/144-这块路灯底座大石料重约千斤,要用这简易起重设备把它的吊到一人高的石墙之上。
5/145-先做个吊钩。
6/146-再用铁丝固定住石座。
7/147-差几毫米也装不上,要安装好这样一个底座,至少也得40分钟以上。
8/148-7月24日,北京最热的一天39度,一个石座未装完,小张已是汗流浃背。这样的底座一天要安装十几个。
9/149-一向节俭的小张,这天午饭时破例买了瓶啤酒解解暑。
10/1410-他就睡在帐篷的最外边,自己还买了个小风扇,可室内40几度的高温,还是受不了。
11/1411-只好跑到桥底下乘乘凉。
12/1412-7月29日上午11时许,天空突降大雨,农民工纷纷跑回驻地避雨。
13/1413-只有下大雨的时候才是休息日。小张和城里年轻人一样,喜欢用手机上网听音乐、聊天儿。
14/1414-8月4日下午,我洗印了一组的照片给小张送去,工友告知小张病了。我到驻地找到小张,他说,夜里加班后吃点夜宵,喝了瓶冰冻的啤酒,伤了肠胃,拉的差点虚脱。看过照片,连连称谢,还用手机拍下来给女友发去,并告诉我说国庆节就要结婚了。
评论区
最新评论